去模型店时的心情

去模型店时的心情

 

萤火虫 posts

 

前情提要:

最近比较忙,没怎么逛贴吧,今天一上就看见新闻了。上上模型大姐大的公开信:

亲们,上上模型即将结束在海淀区定慧寺的营业旅程,再有半年我的店就满12周年了,在此,向一直关心支持我的朋友们表示诚挚的感谢。

我们的店面属于部队管辖,国家强行收回门面的出租,我们必须搬离。原则上是2016年4月1日强行停止营业,4月30日之前必须腾退,没得商量。

其实早在一两年前,我就梦想着搬到一个大些的地方,现在的店面太小,很多货品无法存放,有碍发展,每天穿梭于库房店面之间,甚是辛苦,但本人忙且懒,动力不足,一直未能实现,这次的国家行为对我也是一种推动。这几天我就要开始寻店面去了,何时搬,搬到哪里目前还不得而知,有了准确的消息我会另行通知发布,希望大家继续关注。

我还是很幸运的,我的店面本身也是五月份到期,由于滕哥人好心善长的帅,房东并没有向我们收取押金,所以我们可以是说走就走,损失的是在搬离这段时间的营业额。但这里的其他租户就不一样了,旁边的重庆小面。。。刚刚装修完毕,经营时间还不足三个月,据说营业执照还没有下发,投入多达几十万,看来损失是非常大的,都是血汗钱啊。还有附近的两家店面,都是刚刚装修过,哎。。。我表示深深的同情与遗憾,远亲不如近邻,希望他们能尽快走出低谷兴隆起来。这里估计最想走的人就是我们上上模型了,所以我可以笑着离开,只是时间太过紧急,寻店面,装修,搬家,安置,一个月的时间真的是少了,没人性啊没人性。。。我就奇怪了,甲方应该不会是紧急收到的通知吧,那为什么不在别人装修的时候提醒下呢?眼睁睁的看着人家用钱打水漂?还真是没人性啊没人性。。。

我还真的是聪明,我牌子破了有几个月了,看起来惨惨的,像是经营不善倒闭的样子,一度被传上上模型关门大吉了,知道的朋友们都去帮我辟谣,我只是笑笑:开什么玩笑,一个牌子能说明什么,我上上模型需要牌子吗?需要吗?就算需要。。。我不是不舍得钱吗?果不其然,我省了好几百块,滕哥,求奖励!在此感谢肥羊亲又帮我设计了牌子,我会在新的店面使用。感谢黑白哥去帮我制作牌子,紧急通知您,停!

这几天发货应该还能正常,再过几天接的单恐怕不能如期发货了,所以亲们可以的话,就等等,着急的朋友就另行安排吧,我不生气不报怨不记仇(可能吗?)

有人问我会不会在此搬家之际做些促销活动,我的回答是不能够,原因是我抠啊,小刀说我是不锈钢的。。。其实不是了啦,我们没时间包装了,而且连快递公司也还没有联系上。模型利小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即便是促销也便宜不了几块钱,相对于大家等货的损失,和我被催发货的心忙,我选择放弃。店里就两个人实在也是顾不过来,真的做不到一边搬家还一边打包装一边卖货一边沟通,时间太紧。等我搬到了新的地方,安排好了再回报大家吧。想来实体店的朋友欢迎哈,能多买就多买些吧,大不了中午来,我管饭。

在此还要感谢想要过来帮我搬家的亲们(尤其是冲冲。。。铁岭真的不算近,感动),如果可以,我需要你们。

好了,我去干活了,这些天会很忙乱,有关于制作问题要咨询的朋友们,能缓就缓一缓吧~~(相对于模型出售,大量的制作问题占比为百分之八十,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但现在力不从心,还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张春宇 2016 03 25

大姐写得这么煽情,于是我也有感而发…..

话说当时是慕名去上上跳的坑,蚂蚁搬家一样陆陆续续去店里好几趟,一点点把东西置办齐全了,其实也可以在网店买,但是去西边的时候,还是想去转悠转悠,看着大家一派忙碌的样子,很亲切的感觉。希望新店离地铁近点,也别太远,这样大家可以常去转转。

大姐头:嗯,他们都鼓励我搬到天安门城楼上面,你说,他们是不是逗我的?尽量,模型这种店,躲闲人远点,离朋友近些是我的梦想,不容易啊。。

太热闹的地方租金高,平时门可罗雀,新时鸟巢那个不就关了。地铁附近一两站地内都不算远,反而在这段距离内带着一种朝圣或者“正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的心情走完,再到店里,感情酝酿一路,再带点小小的期(mai)待(mai‘mai),期望着小小的惊(da)喜(zhe),感觉很奇妙。

写完回复自己一看,忽然有点日本轻小说的感觉……其实蛮喜欢日本一些畅销书作家那种细腻的内心独白的写法,虽然不是什么伟大的事情,但却很朴实,值得好好体会和珍藏。

Metal Slug 情怀物

 情怀物。

十几年前,几个骚年围着一个键盘猛敲的景象仍然历历在目,如今,哥儿几个的2.0军团都快能够着桌子了。

How time fly?

I don’t know.

板件:亿辉模型 万能战车 初回特典 透明版

涂装:AV air color metallic、AV liquid metal,AMMO metal pigments

 

 

 

 

 

 

 

 

 

 

 

 

 

 

 

 

骑行活动#01

生活 骑行 posts

KHS F20-D在春节买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心里长草,想骑车出去转悠一下。春节期间,回去了一趟公司,小试牛刀之后,我就一直在想看看这个车的日常骑行感受。

 

恰逢当天是个周末,天气晴好,于是,我就打算骑车出去遛一圈。最开始的目标就是骑车到奥森,然后绕着奥森来一圈。但是当骑到奥森北区北门的时候,北门外的马路意外得终止了,确切的说,这个北门的马路是一条指向奥森本身的马路,在路尽头,是奥森的围墙。于是,从外面绕奥森的计划不得不停止了。

但是,当我准备掉头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沿着截断马路的奥森围墙居然还有一条小路,小路一直向北,直通清河边上的一座水泥桥。而在过了桥,到了桥到北面,这条路可就熟悉了,是陈家营西路。我熟悉这个地方,一方面是因为路东边是一个别墅区(招商珑原),还因为在路的另一边,是东小口森林公园的东南门。

东小口森林公园是我和毛毛发现的一块好地方,这个公园虽然也叫做森林公园,但是和奥森对比起来,这里只能称得上是一片郊野。大片的树林还处在一种未经园丁刻意雕琢的状态,这个园子枯木、败叶、繁花、芳草混叠在一起,多了些许的豪放和野趣。但是,东小口森林公园最大的优点在于:这里可以骑车。

去年夏天刚刚发掘此地的时候,我就开始畅想把F20-R带过来,在离家这么近的地方,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在绿草茵茵和树木怀抱中感受大自然。但是,遗憾的是,日后有两个原因导致这个计划不了了之了:

  1. 在步行的情况下,很难对公园中的道路情况进行比较详细的考量,稍微有点长;
  2. F20-R带到TTY,通勤的第一天车胎和前轴就被这儿糟糕的路况吓呆了。全光的公路胎直接报销了,前轴也受损了。

也就是说,其实这么长时间里,我一回也没在东小口公园里骑过车。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到了公园门口,why not?前档挑到最低档,后档调到最高档,稍微一使劲,配合重心有一,前轮就离地了,车子直接跨上了路牙,径直进了公园。

东小口森林公园分为南区和北区两个部分,中间由一条半干涸的水渠分隔开,中间有若干桥梁连接。从陈家营西路进入的是东小口森林公园的南区。这片区域是公园里最为propular的地方,植被丰富,并且有三个水洼,一块人工沙滩,一块沙地,以及几块运动场地。夏天的时候,周边几个小区的居民常来这里遛狗、散步、烧烤等。南区中的道路由一条东西向笔直的水泥作为贯穿整个南区的中心主路,以及在主路周围蔓延到周围林地中的步道构成。其中水泥主路可以用于骑行,比较平整,如果说有问题的话,主要是裂缝和水泥板的接缝,但是对于非公路车来说,完全没有问题。林地中的步道也是可以骑行的。但是,却要加着小心。步道的路面分为三种,石板、鹅卵石、地砖,地砖路面全是砖缝,骑行速度快的时候非常颠;石板路面棱角很多,比较容易划伤车胎;鹅卵石路面全是突起的石头,虽然圆滑,但是颠簸得更厉害。除此之外,由于这里的清扫不是很频繁,枯枝落叶常常塞满道路的缝隙。从这些杂物上骑过的时候,其实是比较危险的,因为很可能某根树枝或者小石子的尖角就是那么寸,一下子刺穿了轮胎。所以说,在南区,其实不是特别适合骑行的。比较干净地转铺装的步道可以考虑缓慢地骑过,其他情况下,最好还是推着走比较好。权当欣赏风景了。

南区的中心水泥道是一条非常长的路线,实际上出了公园的西门后,它仍然向西继续延伸,长度大约是园区内长度的一半。这次,我的骑行路线,就是沿着东南门附近的步道,一边观光一边骑,然后上了中心水泥道,一路向西。在水泥道道尽头,道路转了90度的直角向北延伸。如果不转弯,继续向西,就进入东小口的森林防火带。此时,已经没有铺装的道路了。但是,非常明显的,有园林工人开车留下的土路。我尝试进去探险,但是,由于路况不太适合长途公路车,而且此处非常荒凉,完全没有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都没有人知道,所以最终作罢。

我沿着水泥路的转向,向北继续出发,很快便到达公园的西北门。西北门位于分割园区南北两个部分的排水渠旁。在排水渠的南侧和北侧,分别沿河修了两条大路:北侧的道路采用地转铺装,可以看出是专门为步行准备的;南侧的道路则为高质量的柏油路,相比之前的水泥路,这里简直太适合骑行了。路线笔直,几乎没有穿越的行人,而且他的长度是东小口森林公园东西长度的2倍。这条路最东边向南转弯便可以到达立军路和公园的东门,向西则可以直达黑泉路。但是,目前这条路的东西两头都还没有完全修通,不能直接骑车通过。但是这个长度已经很令人happy了。

听了这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再补充一下道路周边的情况:以东小口森林公园西北口为中间点,道路可以分为东段和西段两段。马路东段紧邻东小口森林公园的林地,环境自然没话说,不过遗憾地就是公园的部分是有围栏的,不能骑进去。马路的西段近邻的是东小口深林防火带,树木很多,也有坡道可以直接骑道树林里,不过树林很僻静,一般不会有人想一个人进去转吧。

整条路的南侧景致都挺好,有郊游的感觉,但是路北侧的排水渠就差点意思了,没有水的地方杂草丛生,有水的地方是污水,很臭。所以沿路骑行的时候,戴个防毒面具还是个不错的主意。

最后,我觉得比较好的路线是:从东小口森林公园的东门进入,然后走地转铺装的步道,在林中骑一阵,然后回到水泥路,向西一直骑到拐弯处,向北骑到排水渠,延南侧道路向西一直骑到尽头,然后再折回,一直骑到路的最东边,然后向南回到公园东门。

Write to yourself

本来是要查一些NER方面的内容,结果意外地被一个技术博客中的一个链接吸引,跳到了另一个博客:

You should blog even if you have no readers.

这句话确实击中了我,我是一个很喜欢写的人,有时候,喜欢让自己的手和笔随着意识流,在纸上流淌;有时候,有一些想法、感受,也迫不及待地想把它们记录下来。当然,这些都是没有读者的。即便是博客,因为在刚才我才意识到,这个网站被黑掉的次数居然要比访问量还要高,真是非常非常欢乐(发现这点,也确实让我觉得很开心)。

尽管没有读者,但是,说实在的,我一点儿都不care,因为我想写,或许是写给自己,或许只是整理思绪。如果有人读到,觉得有趣,正如上面那篇博客中说到的,(the reader) is a reward,but it is a side effect of writing(not the purpose).

可能有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最开始写博客的时候,总是希望能有人来阅读,觉得没人看好郁闷。但是慢慢的,我就发现,其实有时候写博客或者往本子上写东西,并不是因为要写给谁,或者说,并没有预计要有人再读,仅仅是想写。好长时间没有写了,就好像吃饭缺了一味调料,又像是一种需求,发生了很多事情,想要写一写。

写,是一种比说更加有效率的描述信息的方法。因为语音天然的一过性,说出去了,就变成声音消失在空气里了,即便是录下来,也没有什么修改的余地了。但是,写出来的东西就不一样,你可以很轻松地一遍一遍地修改,修改到你觉得满意,修改到你觉得已经正确表达了你的意思。也许,今天你是这样的一个观点,明天你觉得那个观点太陈旧,又或许是论据有问题,没问题,在纸上把你的想法重新推演一番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因此,写下来,会让你感受到、看到思想的变化过程,让你感受到思辨的乐趣,让你完善idea,有句话说的特别形象:writing helps you find the holes in your thoughts.

另一方面,我觉得写(说写作可能有点儿太大了)是一种梳理思想的方式。因为当你写的时候,最首要的问题就是把想写之物陈述清楚,你需要梳理自己的想法,你需要rethinking,不断的rethinking。有些你构思的时候觉得完美的论断,在写的时候,发现果然太TM完美了,太精辟了,真应该出个文集收录起来;而另一些,则在写下来之后,甚至写到一半的时候就发现,是那么幼稚、片面甚至是错误的。

这篇博客中还推荐了两个写作的博客(挂了一个),有空学习一下。

科普:三种防空警报以及应对行动指南

预先警报信号:鸣36秒、停24秒,反复3遍,时间3分钟,特点是“长间隔”。

空袭警报信号:鸣6秒、停6秒,反复15遍,时间3分钟,特点是“短间隔”。
解除警报信号:连续鸣放一长声,时间3分钟,特点是“无间隔”。

**听到预先警报时居民应如何行动?**

    预先警报预示空袭即将来临,市民应立即开始行动。规定音响信号是:鸣36秒,停24秒,重复三遍为一个周期,时间为3分钟。

    1.首先要通知家庭成员及邻近人员,特别是正在地下工作和高噪声工地作业的人员。

    2.按家庭防空预案分工,关闭煤气,切断电源,关闭门窗、自来水,熄灭炉火,圈住家禽宠物,盖严食物、水井,转移易燃品等。

    3.背上应急包,携带好个人防护器材和必需的生活用品,携幼扶老,按定人、定位、定路线的要求,在街道和社区的组织下,迅速有序地进入人防工事或指定的掩蔽地域。所有这些动作要求在几分钟到10分钟内完成。

    4.有社区或街道人防任务的居民,应携带器具尽快到达预定位置,履行人防职责。

    5.在公共场所的居民,一般不宜立即回家,应就近防护或到临时疏散地域掩蔽,夜间应严格遵守灯火管制的规定。

    6.要想尽快进入人防工事,除做好行动准备和防护动作以外,当生化威胁征兆明显、响起空袭警报时,防毒面具需挂在胸前或直接戴上。快速到达工事口部时还要做到:(1)要做好相应准备,携带好应急包,严禁携带易燃易爆、管制刀具等危险品和大件物品,儿童、老人应有专人分头负责。(2)服从工事负责人的疏导,按顺序、标志方向行动,不停留、不拥挤、不吵闹。(3)背背包,不夹包、不提包。(4)抱小孩,不牵小孩走。(5)无灯时,使用应急灯、手电筒照明,要腾出右手,靠右侧探摸、快速进至工事安全区。

**听到空袭警报时居民应如何行动?**

    空袭警报表示炸弹将很快着地爆炸。规定音响信号是:鸣6秒,停6秒,重复15次为一个周期,时间为3分钟。这时对居民的行动要求有:

    1.人防工事要立即关闭防护密闭门,待蔽居民应当安静下来。

    2.来不及进入人防工事的市民,要利用地形地物就近隐蔽,可隐蔽在矮墙、花坛、涵洞、墙角、桌下等重型屏障的旁边或底下,或用头盔、被子、塑料盆、木板保护头部等重要部位。

    (1)在室内,可在钢筋混凝土楼房(5层以上)的底层、走廊或底层楼梯下,或在跨度较小的卫生间、灶间等处藏身。以上条件不具备时,也可在靠墙角的桌下、床下卧倒,要避开门窗和易燃、易爆物。要避开玻璃窗、高书架、衣柜及吊挂物品等。

    (2)在室外,要利用地形地物分散隐蔽,不要慌张、拥挤、乱跑,可就近进入地下室、地铁车站或较低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底层等处隐蔽,要避开高大广告牌、楼房、吊车及高压线等,远离易燃易爆物存放库区。

    (3)在空旷地,可就近选择低洼地、路沟边、土堆旁疏散隐蔽,迅速卧倒。


**进入掩蔽工程后居民应如何行动?**

    听到空袭警报后,要以最快的速度进入附近的防空掩蔽空间,进入时须服从民防工作人员的组织指挥,切忌拥挤在工程口部,影响进入工程的速度。在核、生、化武器袭击后进入具有防护密闭功能的掩蔽工程的人员,应在工作人员指导下进行简易消毒,通过检测后方能进入人员掩蔽室。在防空掩蔽空间内严禁使用明火,不吸烟,少饮水,禁止随地大小便,饮食的残余物、垃圾要集中密闭存放。在防空掩蔽空间内要安静坐卧、少活动,不打闹,保持体力,减少工程内氧气消耗,不要乱动工程内的各种设备。要注意防止老人、病人因空气环境突然变化而晕倒。当工程局部发生坍塌、漏毒等意外情况时,要利用简易防护器材进行个人防护,并听从指挥,有秩序地转移或进行隔绝防护工作,切不可产生混乱。空袭警报解除前,掩蔽人员不得离开工程,防止周围受污染空气和放射性物质被带入工程。警报解除后,要防止人员突然拥出防空掩蔽空间,造成混乱和拥挤。

**听到解除警报时居民应如何行动?**

    解除警报表明阶段空袭已结束,空袭警报解除。规定音响信号是:连续长鸣一长声,时间为3分钟。这时对居民的行动要求有:

    1.进入安全地带。听到解除警报并不意味着危险不复存在,还会出现房屋倒塌、大火、附近可能有沾染放射性物质,可能染毒或染菌。因此,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清点并携好自己的物品,有组织地撤离危险区域,进入安全地带。

    2.了解防空信息。要注意收听广播,了解解除警报后人员行动的注意事项,如哪些道路不能行走、哪类食物不能食用、哪些水不能饮用等;关注疫情通报、放射性污染、染毒或带菌情况通报;了解敌空袭规模、方式及城市破坏情报通报,以及对下一次敌空袭的预测等。

    3.恢复生产和生活秩序。应配合人防专业队伍开展消除空袭后果的抢救抢修工作,协助有关部门尽快恢复生产和生活秩序,使受灾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Bloodlust Tyrant with name board

The design of the name board gives the feeling of the stone carving. 

With some modification on the edge, the name board now shows more reality and interests. 

After pasting the name board on the base of the model, the name board adds a tasteful and distinctive identity to the final work. 

Bandai StarWars AT-ST with diorama

The AT-ST had been finished 1-2 months before I finally got some time to make the diorama. It was a long time waiting, some of the material that I prepared for the diorama even went moldy during this time, so I was unable to put everything in this diorama, what a pity.

Anyway, this is my first try, all the data will be stored and reviewed. All the experience will finally turn into the upgrade, in the future. At least, I hope so, 🙂

The final version.

Some pictures taken before the final adjust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