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与时间和生命的对话

宁静的午后,宁静的永陵。 

数百年前,

有人倾全境之力,希望在此获得永恒。

而今,

一旁是 断壁残垣,斑驳颓败,

一旁是松柏长青,青山依旧。

 

生命,

可如这漫山的桃花,旺盛而绚烂;

可如这挺立的松柏,深沉而稳重;

可如冲破砖石的根茎,顽强而坚毅;

唯独,这永恒是永不可得的。

 

人的一生,

只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浪花,

甚至陵园里的一棵古树所经历的沧桑,

已经远超一个人寿命的长度。

 

人一生的所忧所怨,孜孜以求,

相比之下,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而我们却又总喜欢以主宰自居,

凌驾于同类和其他生命之上,

可笑,可悲,可怜。